蜊賂羲溫桼珆鎮親佷翋砱褪悝俶睿淩燴俶

笢詩厙

2018-09-24

婓秝迾餵欶狟ㄛ怮栠旆笭※掏琚ㄛ鰍源嗣華腔ァ恲珩視踳ぶ腴嗷ㄛ酗蔬笢狟蚔珨湍腔郔詢ァ恲視祫10⊥堤芛ㄛ蔬劼﹜假閣腔窒煦華⑹朼祫祥逋10⊥ㄛ坋煦陰坁秝褸﹝ァ砓蚳模枑倳ㄛ輪ぶ鰍源迾阨睿腴恲邧笭囥揤ㄛ勤鼠笲堤俴睿汜魂婖傖祥晞ㄛ剒蛁砩滅迾滅漁˙觼鏍攬衭寀猁滅毓秝迾塾桽毞ァ眕摯擁華Ч勤霜勤衾景畦腔祥瞳荌砒﹝控源迾悕撈蔚奻盄笚侐ァ恲湮蛌殏忳轡坁ァ霜睿濮諾ァ腔僕肮荌砒ㄛ昹控華⑹陲窒摯貌控湮窒蔚赻昹砃陲堤珋珨棒隴珆腔迾悕毞ァ徹最﹝酖毞れㄛ蔥阨眒婓昹控華⑹陲窒嶺羲寣躉ㄛ紨祭砃陲芢輛﹝

桉狟淏硉ч酴祥諉﹜й翌埻汊唒眒輛賵熒汎ㄛ景撫室禷鈮Ⅷ靻羔噾纗最ㄛ椹袪埬珂麛-馦汜祥瞳荌砒﹝

扂蠅蔚勤蚥凅換苀恅趙輛俴旮遹郋ㄛ婓燴蹦奻祥剿釬堤陔衙嬤﹝肮奀ㄛ蔚籵徹※埴袤勤趕§※嫖隴蚳蹦§※嫖隴蔡抭§脹跪笱す怢ㄛ摯奀芢賡燴蹦悝扲賜衄壽芢雄蚥凅換苀恅趙換創楷桯笭湮燴蹦睿珋妗恀枙腔旃噶傖彆﹝岆載樓蛁笭睆炱巡﹝扂蠅眒郪膘賸※恅趙暮砪§※隱蛂盺啾§※笢貌恅趙咁埭§脹擄蝴蚥凅換苀恅趙換創楷桯腔矞諒撟尤鼳ㄛ狟珨祭扂蠅蔚輛珨祭Ч趙習赫斐砩ㄛ摩擄訧埭薯講ㄛ贗薯湖婖珨蠶迵蚥凅換苀恅趙換創楷桯眈壽﹜撿衄嫘滓換畦薯腔※珋砓撰§矞諒撗こㄛ眕祥剿崝Ч衄壽蚥凅換苀恅趙換創楷桯哫換惆耋腔換畦薯﹜荌砒薯﹝蔚換苀恅趙價秪擸覦婓傑盺膘耟笢釬氪ㄩ蛂滇睿傑盺膘扢窒萵窒酗酴栻蛂滇傑盺膘扢窒詢僅笭弝▲壽衾妗囥笢貌蚥凅換苀恅趙換創楷桯馱最腔砩獗◎腔嫗章邈妗ㄛ蔚粒÷婘織輮怏韍窗募熉◎ㄩ珨岆褪悝晤秶寞赫﹝

笢弊腔筏隅睿赻陓ㄛ符夔藤戴俋蝠淉習腔姻紳蝗椒褒槸﹝﹛﹛む棒ㄛ竭嗣佌屏媕岊桾珂恀蚔疚臏H壨摨芤戴岍賜啪阮羌樣氐鉾覺縚ㄛ奧藤戴婬棒帡湮腔諳瘍妗暱奻褫夔岆藤戴笭陔梪挍岍賜翋絳巡鼯俴廷硍﹝

貊虩芴瘓蟧楛狟賑盟僅歙閉徹25%﹝

《四季春》作者:森博嗣譯者:凌虛出版社:尖端我對森博嗣認識不深,拿起《四季春》捧讀主要是因為有人提起當中的敘述詭計頗有趣味。當然對森博嗣迷而言,小說既以《S&M系列》及《全部成為F》的主角真賀田四季的少女時代為本,同時又有《V系列》的主角瀨在丸紅子及《S&M系列》的萌繪登場,自然可以產生不同的閱讀方向。對於不太曉得系列之間相互關係的讀者而言,《四季春》的焦點就要回到自身去了。嚴格來說,《四季春》是透過敘述詭計,好讓我們去見識作者如何操控角色的多重人格設定,從而去了解背後建構的天才及犯罪世界。首先,主角真賀田四季是一個多重人格者,她體內存在栗本其志雄的人格。後來在《全部成為F》中,更得知除了栗本其志雄外,還有佐佐木棲麻及真賀田道流,全是四季身邊已故的要人或人偶。而他的兄長真賀田其志雄也是一名多重人格者,體內另一人格為透明人。而因為護士阪元離奇死亡,於是四季及其志雄需要開始分開到不同地方生活,後來其志雄在移居地成了殺人犯。又隔了好幾年後,他再遇實際上的母親,又再把她殺害,然後再自殺,而同時栗本其志雄的人格也消失了。而小說中,大致上是以栗本其志雄及透明人兩者,各以「我」為敘述者視點,從而鋪陳故事的發展及脈絡來。真賀田四季正是作者用心經營的天才少女,與其後在不同系列中的發展相承,在《四季春》已有大量篇幅刻畫,如五歲的四季可以半天消化十年分量的專業刊物,同時還可以有餘力與他人對話;而她的思考及分析能力,早已不能用人類的年齡印象來加以局限認知。但反過來說,小說中想突顯的正是人無完人的概念,四季對愛的不足認知以及不能控制的反應,正是連串死亡事件背後的中心脈絡。當然,其實作者的設定也不算新穎,要加以直陳,就是把愛認定為依據生存本能,從而以保存DNA為優先的表現,此所以正好道出所謂天才,其實對人類的複雜情感世界,也難以有精準的掌握。小說中真賀田其志雄勒殺母親,動機為希望透過死亡從生存中加以解放,表面上而言殺死母親後再自殺,作為描述天才式的狂氣而言,也非不可思議的安排。不過一旦仔細看下去,其志雄殺母的動機其實很薄弱,相反四季才是真正的兇手。提示在第五章中,以下是透過栗本其志雄去回憶四季過去的片段:「不知是幾年前的春天或者初夏。地點是......對了!在別墅附近的高原上。當時還有四季的父親,以及一名陌生女子在那裡。那名女子不知是誰,因為彼此的距離太遙遠了,所以無法看清她的樣貌。我和四季站在一片花田裡。淡紅色的小花隨風搖曳。四季一朵朵地將小紅花摘下,然後立即丟棄在地上。她不斷重複這個動作,一刻也沒有停手。」四季在小時候,曾見過其志雄的母親百合子,因此而生怒,因為父親親近的不是自己母親美千代而是其他女性。四季對百合子產生濃烈的殺意,但因為未能好好處理內心的感情,於是產生出新人格來。信念就是對誘惑自己所愛的父親的女人,一定不可饒恕,從而生出來的人格就是真賀田其志雄,而非栗本其志雄。此所以在故事中,作為實際的兄長真賀田其志雄,基本就於實際上不存在,那也是四季的衍生人格之一,如是我信。真賀田其志雄是為了殺百合子而生出來的人格,一般時候不會出現。但為了尋找百合子,為四季去進行不可知的調查,於是由真賀田其志雄而再生出來的透明人的人格便由此而來。四季最初也掌握不到透明人的人格,她以為自己只有真賀田其志雄及栗本其志雄的人格,而透明人的人格則歸入真賀田其志雄之下。至於小說焦點的密室殺人事件,其實現場並非絕對的密室內,因為有煙囪,所以可以由此出入。此所以事件的流程,是四季內的真賀田其志雄出現,把百合子殺死,然後從煙囪中逃脫。回到酒店後,當人格覺醒了,便再以四季的身份回到現場中去。至此就是我對《四季春》敘述詭計的解讀取向。■文:湯禎兆﹝